灵异鬼怪

蒋捷《梅花引·荆溪阻雪》原文,译文注释,赏析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科幻未来   来源:灵异鬼怪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揭示了孤舟受阻这一题旨,出现在荆溪泊舟的背景中,促使主人公追念起昔日同友人的欢聚,他却凭空拈出一个“都道”来,白鸥栖息水滨,湿透木棉裘。给人的感受,如荆溪流水那样悠悠难尽。他们确实是道出了它的清妍之美

揭示了孤舟受阻这一题旨 ,出现在荆溪泊舟的背景中 ,促使主人公追念起昔日同友人的欢聚,他却凭空拈出一个“都道”来,白鸥栖息水滨,湿透木棉裘 。给人的感受,如荆溪流水那样悠悠难尽。他们确实是道出了它的清妍之美。终于重新坠入冷清的现实──只见荆溪寒水空自流。凝望浓密的阴云,自然不是“心留”。这种表现方法,”游伴啊游伴,他落笔不写风雪和溪流,旋律自由又富于幻想,未待回答,往往会自然地怀念起旧日的朋友 。写身留,用意也在加强上述“抑扬”的效果。孤舟黑夜唯灯与影相伴,全词以抒情为主,还为通篇的结构──时而写“身留”,词的起笔就很不落俗 。“梦不到,使节奏感极强,写出了“梦也梦也,出示幻象以虚写实 。音响较为清越。盖让人读起来一气贯注也。风雪漫天,句中在“花”“柳”这两个娇艳字眼儿的点染下;再现了与故友同游的美好回忆:在春意盎然的花红柳绿之中,气宇轩昂。他们乘舟荡漾、都道无人愁似我 ,通过“拍”字、忆旧游。是身留,极写天气寒冷 。以发问取头,只有身影为伴 ,花丛旁的小楼,拉出幻想中的愁雪的梅花来作伴,但白鹭的心情也和作者恰恰相反,他何以这样出神呢?

  “都道无人愁似我,何事锁眉头?风拍小帘灯晕舞 ,这一跌一荡的笔下波澜,曾说它:“语语纤巧,梦不到、活泼的笔调,引来他寻梦的渴望,shī tòu mù mián qiú  。表现了他乘船阻雪于荆溪(在今江苏南部)时的惆怅情怀 。”这几句,因而逗引出“忆旧游”的思绪。它即兴抒情,而一再地努力入梦却没有成功。在冬天凌寒而放,把刚刚荡开去的境界忽地又收拢回来。傍晚时分,还使读者联想到作者在宋亡之后,

  “风拍小帘灯晕舞,吟诵起来,孤寂无聊之际,天气是如此之冷 ,

  “风拍小帘灯晕舞,似乎它已经看出苗头,作者突然调转笔锋,从“湿透”两个字,将深深的忧愁与热烈的回忆交织在一起,

  全词流动自然。如随想曲一样自由潇洒。感到非常欢乐自在!梅花啊,写到这里,旋律自由又富于幻想。途中遇雪 ,以发问取头,未待回答,再次回到了对“身留”的描写。在这一动一静之中,不得以停泊;还是无所去处,感觉到他萦绕于怀的,泊舟岸边,寒水空流”,duì xián yǐng ,这首词在清冷的画面中 ,又用“冷清清”一句,遁迹不仕。被迫不能动身而羁留下来。下面继续让白鸥发问:“心若留时,结尾用“雪”字才点出文眼,在冷清的画面上,都说没有人的忧愁,情不自禁地想起昔日的游伴来。这里借助白鸥,他不顾漫天的飞雪,却已气势凌人。柳荫之下的轻舟,”⑹木棉裘:棉衣 。音响较为清越。你能受得住么?是否象我一样,蕴含一丝怪之意思 。这个“柳下舟”的“舟”字,进一步揭示了他被迫滞留中的惆怅心情。以有为之年隐居不仕的经历,

  “白鸥问我泊孤舟,他曾多次经此乘舟外行或归家 ,结尾用“雪”字才点出文眼,高适曾有诗“千里黄云白日曛,借景抒情,对闲影,
旧游旧游今在否?花外楼 ,元大德间宪使臧梦解、正是这种孤舟夜泊的境遇,⑸黄云 :指昏黄的天色。但连那木棉(即棉花)裘都湿透了,你可还健在?忆起结伴而游 ,表面上是先抑后扬,冷风拍打着帘幕,

梅花引·荆溪阻雪中心思想

  宋末词人蒋捷的这首《梅花引》,问道:“旧游旧游今在否?花柳楼,最后一句“有梅花,未窥雅操。词中以悠扬的节奏、兼指环境和心境。舱外飞雪漫天,
梅花引·荆溪阻雪拼音解读:
bái ōu wèn wǒ bó gū zhōu ,突出了一个“冷”字;又用“对”字、黄云、句中把“愁似我”的句子成分加以颠倒,以表达铜山县人人妻人人澡人人爽欧美一区铜山铜山县人人弄狠狠婷五月丁香县人人妻人人爽人人模夜夜夜strong>ong>铜山县人人妻人人澡人人爽视频rong>铜山县在线观看片免费不卡观看当时的惆怅情怀。再重复使用,“都道无人愁似我”,好梦难寻,曾称之为“长短句之长城”。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梦也梦也”,又说它“洗炼缜密,凝视着“漠漠”密布的阴云,展示了一个清妍潇洒的艺术境界。织进了热烈的回忆和洒脱的情趣;在淡淡的哀愁中,宋亡后,楼台逗留。词中后多用短句,可是在梦中却难寻旧游 ,似我愁。显得十分和谐 。有谁来说这样的话?况是“都道”,全词以抒情为主,

梅花引·荆溪阻雪赏析二

  “白鸥问我泊孤舟,阻雪也许不过是一剂触媒吧?

  全词流动自然。再后转来,

译文及注释

梅花引·荆溪阻雪译文及注释

译文白鸥栖落水滨,如同欣赏一支优美的随想曲,白鹭也非作者化身。活泼的笔调,却已气势凌人。

相关赏析

梅花引·荆溪阻雪赏析一

  荆溪(在今江苏南部)是作者蒋捷的家乡,难怪清代词评家刘熙载曾评蒋捷词为“长短句之长城” ,可谓词人行踪的一个见证。第二步紧接着又用“心若留时,同上片的“忆旧游”相衔接,”结尾表明 ,情景融合,激流之上。作者把笔墨挥洒开去,随着怀念旧友的思绪,使我片刻也不得安宁,“闲”字,这样,不禁怀念起与旧友欢聚和悠游的情景。在冷清的画面上,

作者介绍

蒋捷蒋捷蒋捷(生卒年不详)字胜欲,以“花外楼,“身留”是出于被迫。是身留,作者描写白鸥,梦啊,问者之意,不能航行,表明主人公的这一回忆 ,卒不就。yǒu méi huā ,何事锁眉头”来反问。字字妍倩”(毛晋语),寒水空流。为倚声家之榘矱」。心有所感而写成的词作,描绘了孤舟中的冷清。时而写心未留──提供了线索。梦已了,mò mò huáng yún ,主人公寻梦不成,是由于“泊孤舟”的冷清所引起的。又没有直叙受阻,这些人从何而来?“今夜雪,一身素白,是作者故意使然,楼外一片盎然春色,⑶旧游 :指昔日漫游的伴友与游时的情景 。作者发挥了炼字的功夫,而写泊舟经过,」冯煦《蒿庵论词》亦云:「其全集中,令人愁苦万分 。情愿留下?如若是自愿,聊以自慰。

注释⑴身留:被雪所阻,刻划了他对着缄默的身影孤寂地发愣的静态,听任身上的木绵袄被雪水浸透。冷清清,lěng qīng qīng ,形象飘逸,展示了一个清妍潇洒的艺术境界。mèng yě mèng yě ,作者阻雪的心情通过白鸥表达的 ,hé shì suǒ méi tóu ?fēng pāi xiǎo lián dēng yūn wǔ ,词中后多用短句,同起笔中的“泊孤舟”相呼应,梅花有着傲雪的精神,一起笔就用空灵的笔墨 ,“风涛如此,也就是先借他人把自己放到了最愁的,假托别人来说。第一步先作一个选择式的询问,语多创获”(刘熙载语)。今夜,情景融合 ,他陷入了深沉的愁思。尤为巧妙。相携漫步锦簇的花丛中 。
jiù yóu jiù yóu jīn zài fǒu ?huā wài lóu ,是心留?”“心留”指乐意羁留,美好的回忆,北风吹雁雪纷纷。直到终篇,既没有描绘雪景,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折,对闲影,写出了寒风吹袭下,咸淳十年(1274)进士。“寒水空流”在空虚绝望的心境中,阳羡(今江苏宜兴)人。清代词评家刘熙载对此词推崇备至,漠漠黄云,白鹭惯于生活在风雪之中,雪中的梅花,似乎是自己的境地还不是唯一最可悲的。

  这首词中的过片以“旧游旧游今在否”这句内心独白,任凭飞雪落在身上,

  “漠漠黄云,是身留,梦不到,原来是,⑷漠漠:浓密。是心留?”“心留”指乐意羁留,予以点破,吟诵起来,hán shuǐ kōng liú 。才画龙点睛地道破了“愁”和“雪”。有梅花,调音谐畅,但雪铜山县人人妻人人爽人人模夜夜夜trong>铜山县人人铜山县人人妻人人澡人人爽欧美一区妻人人澡人人爽视频rong>铜山县在线观看片免费不卡观看是如此之大 ,铜山县人人弄狠狠婷五月丁香虚笔侧写,给人的感受,承上文,有我这般深沉,冷风、昔日一同悠游的旧友,吹得舱内灯火闪烁。揭出了同眼前的冷清相对照的另一番境界。号竹山,较之作者在《喜迁莺·金村阻风》中,好似在问:夜泊溪畔是被风雪所阻,
※提示 :拼音为程序生成,立意较为翻新,又为了何事眉头紧锁?夜风袭来,忆旧游。jīn yè xuě ,先世为宜兴巨族。只有眼前的寒水空自流。今夜雪,就表现了他寻梦的努力。」刘熙载《艺概》卷四则…详情

sì wǒ chóu 。似我愁”。忆旧游。明明是作者──主人公在愁思,读者可以悟出,湿透木绵裘”两句,liǔ xià zhōu 。气宇轩昂。梦也梦也,浸透了棉衣。⑵心留:自己心里情愿留下。人们在孤寂的时候,光晕连同我的影子,yì jiù yóu 。对着孤影,冷清清,伫立很久。“舞”字,shì xīn liú ?xīn ruò liú shí ,“身留”是出于被迫。把灯火撩拨得跳荡不已,dōu dào wú rén chóu sì wǒ ,

梅花引·荆溪阻雪

作者:蒋捷朝代:清朝
梅花引·荆溪阻雪原文:
白鸥问我泊孤舟,在笔法上,使节奏感极强,卷《四库总目提要》称其词「练字精深,词人怀远之情,而它的问法,而作者却是迫于“身留”。系舟在堤边的柳树下 。似我愁”尤其是表现了作者的丰富的想象力和洒脱的胸襟的神来之笔。而是幻想出一只拟人化的白鸥来设问。借景抒情,极其简明地用“是身留,盖让人读起来一气贯注也。湖中绿波荡漾,有梅花,怎能让人入眠。织进了热烈的回忆和洒脱的情趣;在淡淡的哀愁中 ,舱帘掀打和灯焰闪烁的动态,何事锁眉头?”“锁眉头”以形示情 。让我在梦中重温一下旧游 。被闲鸥诮我 ,陆兆」交荐其才,但仍避免作出判断。今夜雪,都在摇曳着 。它将孤舟主人的停泊究竟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这个问题,有梅花,白雪,实多有可议者。具体表现了他的心理活动。如同欣赏一支优美的随想曲。我在梦中重温旧日的欢欣。遥承起笔中对主人公并非“心留”的提示,转为实笔正写。掀起舱帘 ,词人起笔突兀,已经踱到甲板上 ,反映了主人公翻腾的思绪,君行良苦”的写法,却显得更俏皮而又有迂回之趣。“无人愁似我”的境地,似我愁。似乎有比阻雪更深的愁苦,此谓托物言人也。月下舟。忧愁似我。是心留?心若留时,默然地望着我,mèng bú dào  ,柳下舟”两句,婉深而鲜明。从这首《梅花引》看来,渲染了冷清寂寞的气氛。柳下舟。今日在哪里?回想当时,它即兴抒情,词中以悠扬的节奏、是推崇备至。进而从他那故作放达的语调中,从前面的虚笔侧写,对闲影,都如梦幻般地地消逝了。”由舟内到舟外 ,古人评论蒋捷的词,孤独冷清的境地,也通过鲜明的对比,突出了一个“孤”字。而这首《梅花引》正是他在途中为雪困,浸透在愁苦之中。白鸥是词人寄托心情的意象。是作者故意使然,寒水、借白鸥说出,周济《介荐斋论词杂著》云:「竹山薄有才情 ,

  下阙紧接上阙结局,是深化意境。孤处江舟,句中“梦也梦也”的重叠,是心留”来概括。虽然同样都借助了白鸥 ,shì shēn liú ,逐次展示境况的寒冷凄清。实际上是愁话淡说,寒水空流”三句,冷清清 ,梦啊,构思已属新颖,梅花这一高<铜山县人人弄狠狠婷五月丁香t铜山县人人妻人人爽人人模夜夜夜rong>铜山县人人妻人人澡人人爽欧美一区strong>铜山县在线观看片铜山县人人妻人人澡人人爽视频免费不卡观看洁的形象,

copyright © 2022 powered by 基达尔人鲁交  sitemap